媒體報道

新華社客戶端 陜西銅川:一家三代人的煤礦記憶

作者:梅方義 巨宏偉 席選民     時間: 2019-07-17     點擊:2109次    分享到:

今年89歲高齡的老黨員秦明義曾是志愿軍六十九軍三二零團一營三連班長,在戰火紛飛年代,他立過功、受過獎,抗美援朝后,積極響應國家號召,轉業成為了銅川礦區史家河煤礦的一員,后相繼轉戰王石凹煤礦、下石節煤礦,不但將自己的大半生奉獻給了煤炭,他的子孫繼續接力,三代人薪火相傳用奮斗詮釋了銅煤人的最美底色,當有人對秦家三代扎根礦山、默默奉獻感到敬佩時,秦明義總是說,這算啥,無論到哪兒,黨叫干啥就干啥。

“是黨和部隊給了我一個家”

1930年出生于山西大同的秦明義,原名秦二娃,8歲時與親人失散。年少孤苦的他流落到綏遠地區(今內蒙古自治區),靠給地主放羊過活。18歲那年,他毅然選擇入伍參軍,跟著部隊輾轉多地。每每回憶起當年的情景,他都能記起連隊指導員告訴他的話,“老家沒有親人了,部隊就是親人,戰火讓你沒了家,部隊就是你的家。”秦明義說:“在部隊里,我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溫暖。”

在部隊,他找到指導員,要求將自己的名字改為“秦明義”,寓意“深明大義,精忠報國”的信念。正是懷著這樣的初心,他讓自己在困苦中經受洗禮,在戰火中不斷成長。21歲的秦明義,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23歲時,他經過組織的嚴格考驗,光榮加入中國共產黨。他時常念叨,是共產黨給了自己第二條生命,讓自己過上了好日子。

1951年9月,在抗美援朝戰爭打響后,他所在部隊負責接納治理戰場傷病,回憶起當年那場戰役的慘烈,秦明義至今仍難以忘懷。秦明義回憶道,那時大家都抱著同樣的信念,視死如歸鑄血甲,不破敵城終不還。

千尺井下守住不變初心

1956年,二十六歲的秦明義響應國家號召,同95名志愿兵戰友主動脫下軍裝,穿上了礦工服,成為了銅官史家河煤礦平巷隊的一員。在當年煤礦初建、一窮二白的情況下,他毅然選擇扎根在這片貧瘠而荒蕪的土地上,對他來說,這只是選擇另一種方式,完成他在部隊許下的“深明大義,精忠報國”的初心。

剛來到煤礦,礦區條件的極度艱苦并沒有削弱他扎根礦山的決心和信心,他和妻子住在低矮的草工房里,“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土。”是對當時礦區最真實的寫照。面對井下生產條件的艱苦,他和他的同事經常一個班一干就是十幾個小時。餓了就用妻子提前烙好的雜糧餅子充饑,渴了就喝上一口涼水,靠著一股敢打能拼的闖勁,在一米多高的巷道里,貓著腰,用鐵鍬、洋鎬、雷管、木垛支柱,打出了一條條巷道,用小車運出了一噸噸原煤運往全國各地。

1961年5月,銅川礦區王石凹煤礦籌建初期,從王家河、李家塔等煤礦抽調了部分技術干部和職工支援建設。當時已經是平巷隊黨支部書記秦明義又被組織分配到了王石凹礦。王石凹煤礦屬于國家“一五”時期由前蘇聯援建的156個重點工程項目之一,是當時我國西北地區第一座最大和機械化程度最高的礦井,也是西部地區唯一一家煤炭項目,年設計能力120萬噸。蘇聯專家撤離后,礦井后續建設困難重重。秦明義作為掘進隊的帶頭人,他和工友們一起戰天斗地,一米一米搶進尺,當時施工任務緊張,他就帶著職工打連班,換班時在隊上值班,連家也沒顧上回。

秦明義見證了王石凹煤礦建成后第一個工作面形成,出第一噸煤,達產120萬噸的每個光輝時刻。他常說自己很幸運,可以看到無數革命志士為之奮斗終身的理想得以實現,帶著他們的希冀繼續活下來。他給自己的五個孩子起名忠良、忠英、忠民、忠海、寶英,就是為了緬懷和他一起并肩戰斗英勇犧牲的戰友們,同樣也寄托著要他們永遠銘記英烈、精忠報國的初心使命。

三代人扎根礦山做奉獻

50歲的秦忠海是秦明義的三兒子,是地地道道的“礦二代”,從小對父親認真工作耳濡目染。踏實做人的秦忠海二話沒說,初中畢業走出校園就踏進了礦井,子承父業,成為下石節煤礦防火隊的一名普通職工。

剛上班的秦忠海正趕上礦井工作面回收封閉的節骨眼兒,他所在的單位負責往井下各封閉點運輸沙子、磚塊、水泥、管路等材料,任務重、時間緊,剛經過崗前培訓就下井的他,那天背著50多公斤的密閉材料來來回回在巷道里跑了十幾趟。人前不服輸的他咬牙堅持著,下班的時候里里外外的工作服濕了個透,坐在巷道里好半天都動不了。父親鼓勵他,都知道煤礦工作既苦又累,但總得有人來干。只要過了體力關和心理關,就是一名合格的礦工了。

兩年后,秦忠海調任選運區成為一名皮帶監護工,認識了自己的妻子,后來成家立業又有了兒子秦偉。一家人的日子過得雖然清苦,但也其樂融融。

1990年5月,礦上投入了第一套高檔采煤機,原煤產量上來了,但選運皮帶提速后出現了拋撒現象,頭腦靈活的他積極想辦法改進皮帶支架,有效杜絕了皮帶撒煤。區隊領導看他人勤快、腦子活,就把他調到了檢修班。風風雨雨33載,他連續多次被評為優秀班組長、安全先進個人,這是他職業生涯的最佳印證。

“我從小長在王石凹煤礦,當年跟隨父母來到下石節煤礦時,這里還是一個大坑,基建隊駐地的矮樓就是當時煤礦最洋氣的建筑了。這么多年我們一家人始終在一起,親眼見證著下石節煤礦從邊生產邊建設的荒蕪之地慢慢變成今天的模樣,心里由衷地感到驕傲和自豪。” 回想起當年的那段艱苦的歲月,秦忠海特別感慨。

26歲的秦偉,是下石節煤礦的“新生代”,也是秦家的“礦三代”。2009年,初中畢業的秦偉被父親“安排”上了銅川煤炭職業技術學院。一聽說畢業是要去當礦工,他立刻火冒三丈:“別人是‘坑爹’,你這可是‘坑兒’!”沒想到,父親帶他到煤礦一看竟出乎意料:花園式環境、生態化礦井、智能化采煤、無人化作業。在這里,伴隨著以提高裝備水平,優化生產系統、優化勞動組織為主要內容的“一提雙優”建設的全面實施,煤炭開采的主基調已由“黑色”轉變為“綠色”,開采過程也更加智能、安全、可靠。

“面臨人生重大選擇的時候,我選擇了銅川煤礦工業技術學院電鉗專業。”秦偉說。

2013年6月,20歲的秦偉被分配到了銅川礦業玉華煤礦,成為掘進三隊的職工。在百米井下,看到井下寬敞的大巷、規整的道軌、工作面上先進的設備,秦偉內心的激動喜悅清晰地印在心頭。

“七一”前夕,秦偉在火紅的黨旗下莊嚴宣誓,成了一名光榮的共產黨員。秦明義得知這個喜訊后特別高興,拉著秦偉的手說:“咱家三代礦工,都是黨員,你要好好干,聽黨的話,黨叫干啥就努力干好啥。不論是過去、現在還是將來,都要把這句話牢牢地記在心里,要把咱家的光榮傳統繼承下去。”

如今,耄耋之年的秦明義依舊精神矍鑠。秦家三代二十二口人,其中有十四人都相繼從事了煤礦工作,他們堅守在平凡的崗位上,兢兢業業,攻堅克難,無私無悔,這是他們繼承祖輩初心,實干興業的最佳印證。秦偉說:“我完全理解爺爺他們那一代人,盡管未來的路還有很長,肩上的擔子可能很重,但永遠不會忘記自己的祖輩、父輩是怎樣走過來的,只有毅然決然的堅守在平凡的崗位上,把青春和熱血獻給自己鐘愛的煤炭事業,一樣可以實現自己最美的人生價值。”(梅方義 巨宏偉 席選民)

上一篇:新華社客戶端 陜煤集團:以主題教育推動... 下一篇:中國煤炭報:見義勇為本性使然—— “中國...
大杳蕉狼人欧美篇